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妖狐先生和他的陰陽師小姐。

妖狐先生是你第一個帶回來的SR,一開始你還跟著別人叫他崽子,後來有一陣子你改口喊他基佬,原因是他總是不突男性…更正,公的。

但是總而言之,你現在就是妖狐先生妖狐先生的喊他,偶爾回以前的稱號,不過管他的,他會知道你在喊誰的。

妖狐先生來到寮裡沒多久就成了你的主力之一,跟雪女姐姐一起擔當著出外打拼的固定班底,每每看著他出戰的背影,你總是感到無比的放心。

撇除一開始大家還不熟悉,你那時候也還沒拿到什麼厲害的御魂能給他戴,那時候他突的並不多,甚至你還一度以為突什麼的其實並不存在,但是當你讓他漸漸得到了力量,你才知道什麼叫一波打死。

隔壁寮的小姐姐總是說你們家的崽子很會突,你摸摸妖狐先生對你來說還相當新鮮的尾巴毛,對著小姐姐笑了笑。

--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別寒冷,寒風吹得你頭疼,出戰歸來後你便坐在庭前,雙手捧著螢草替你準備的熱茶,這小姑娘才來你寮裡不到幾天,小小的身版把整個寮的血線扛在了肩上,你看著她在庭院裡跟著小達摩四處遛達,又啜了口熱氣四溢的茶。

頭疼的感覺似乎被熱茶的香氣驅散了些,但結界內依然是隨氣候吹著寒冷的風,掌心因為捧著茶杯而溫熱,但指尖卻依然發涼。

被披上了一件對你來說過大的袍子,暖暖的、有妖狐先生的氣息,微熱的指尖從後揉著你的太陽穴,不會過重的力道,你將袍子裹緊了些。

「我以為妖狐先生不喜歡來結界裡的。」
「…小生是不喜歡。」

他的語氣中帶著笑。

--

今天你帶著妖狐先生、雪女姐姐還有犬神先生出去溜達,跟別人切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鬼火都還沒到你手上,對面的山兔跳啊跳的、大天狗的翅膀搧啊搧的,妖狐先生都還沒揮動他的扇子,周遭的結界就變得破碎,戰鬥敗北了。

也許今天運氣特別不好吧,又跟著人湊了幾場戰鬥,他們在你眼前一次一次的倒下,最後你真的是看不下去,收拾了回寮。

他們身上都沒有半點傷,但氣氛卻是被接連的敗北沉的有些低下,又想起了敗北當下對面的陰陽師露出的神情,多得意啊。

要是我能再強一點就好了。

你聽見自己這麼說。
的確,你認為自己的能力不足,才導致今天這樣的結果,不是對手太強,也不是因為你們家式神太弱,只不過是因為你身為陰陽師的能力不足罷了。

回到寮裡後你把自己關進了召喚儀式用的房間,躺在一直備著的式陣中,你仔細的冥想著,腦中不斷重複播放著他們倒下的畫面,漸漸的,冥想中斷,你縮起身子,像是胎兒在母體內的姿勢。

不甘心、罪惡感並存著,不夠強、要是沒有出門就好了,等等的話語充斥著你。

儘管在情緒的騷動下,你依然能夠感覺到房間外圍繞著妖氣,妖氣隨著你的情緒動盪著,你坐起身,卻還不想走出房間。

透著光的紙窗顯示外頭的人影,紙門外倒是只站了一個身影,那身影貼著門坐下了。

帶著蓬鬆的大尾巴、本該高高挺起卻垂下的尖耳…。

你依然坐在式陣中央,認真的打坐起來冥想。

寮裡的氣漸漸平復下來,周遭圍繞的人影也一個個安定散去,“一直這麼消沉下去也不行啊,要變強才行”。

一直到你起身,門外坐著的那身影都沒有離開過。

「謝謝崽啊。」

--

那一次,還弱小的你帶著妖狐先生他們去了新一層的塔,平穩的過了第一個房間,第二個房間卻出現了黑白無常的影,以及那個…據說擁有強大力量,而讓你一直在意著的妖,大天狗。

黑色的羽毛漫天飛舞,強烈的旋風一下子把你掀翻在地,你看著雪女姐姐飄在空中的身姿搖晃著、妖狐先生和犬神先生站立得有些不穩,他們都還站著,唯獨你硬生生的站不住腳倒下,忍著疼痛你站起身,卻再次被接連而來的鐮刀打倒,妖氣不斷減弱,你無法即時的給予他們支持。

最後卻是妖狐先生還站得直挺,以強烈之姿擊倒了大天狗後,跟著雪女姐姐以及秉著最後幾道力氣的犬神先生,你們平安的出了塔回到寮裡。

狼狽的你接受著式神的治療,早已處理過傷口的妖狐先生卻始終背對著你站在庭院的櫻花樹下,你坐在庭前看著他,最後站起身走向前,扯了扯他的衣角,正想說些什麼,他便開口了…。

「並不是大人能力不足。」

你愣了愣,你的確是認為這次的狼狽完全是你實戰的能力不足。

「小生貴為狐族,會隨大人一同前行。」

「小生會成長至能夠撐起整個寮的太平,在時刻到來以前,後邊就交給大人了。」

--

很久很久以後,當你提起這段往事,他總是否認對你說過的一些話…
雖然,都成真了。

##

對妖狐先生否認的原因是因為覺得自己年少中二怎麼會說出那麼中二的話#

我們家妖狐先生特別好,你們知道嗎#

评论(14)
热度(43)

© Naninani(不限期休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