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有時候事實是不需要說出口的。(孫哲平x你)

 

那年你還只是個剛搬進學校宿舍的小大一,就跟孫哲平在同一個市,你倆沒什麼關係,頂多就損友加上朋友吧?

至少你是這麼認為的。

 

當行李一全部安定好時,你馬上就打了通電話給孫哲平要見個面,那他那邊挺安靜,有點鍵盤敲打的聲音,你猜他大概是在玩榮耀虐虐網遊玩家,大概沒什麼忙的,他掛了你電話,而你開始整理出門的行李。

 

然而在你站在公交站要搭公車的時候,一輛看著就非常氣派的車停到你身邊,車窗拉下來,是孫哲平。

 

你還疑問在他什麼時候買了車,但他沒有回答你的問題,只是握著方向盤等你上車。

 

「餐廳我訂好了。」

「诶?」

 

以前跟孫哲平單獨出門時都不會先訂下要吃什麼,通常是兩個人走在路上看了哪間吃哪間,你坐在副駕駛座,看著他變得有些不同的側臉,帶著墨鏡卻掩蓋不了依然帶著光彩的雙眼,堅硬剛毅的臉部線條像是在訴說他依然是以前那個孫哲平,哪怕你們的相處似乎有些不同。

 

在車上他問了你一些關於近況關於學校的事,也告訴你一些關於榮耀關於戰隊的事。語句中還不忘在停車時轉了轉左手示意他的狀況,你一直會在訊息中問他的。

孫哲平的開車技術很好,平常也許會感到顛簸的路段幾乎不會讓人感到暈眩,副駕駛座也被整理得乾淨,柔軟的座墊或是不會磨人勒人的安全帶,你不禁懷疑起這個位置是不是屬於哪個人。

 

你沒問出口,因為他從以前就不愛被人過問這些。

 

孫哲平選的餐廳不會太過華麗,大方的裝飾並不會讓你感到不自在,卻也暗自慶幸著有稍作打扮再出門,你注意到孫哲平從入座後就一直盯著你看。

 

「大孫...?」

「這餐讓我請客吧,算是替你歡迎會。」

「噢...反正我說不要你也是會硬付帳的對吧?」

「你知道的。」

 

他從以前就是這樣,老愛自己想了最好的路線然後自己貫徹到底,別人要拒絕還不讓,有時候就是挺讓人感到困擾,但有一次孫哲平面對你疑問很嚴肅的把這個問題推上了獅子座,才被你知道他有那麼逼的一面,之後不管他想做什麼你都不管了,反正他也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傷害,而你也有受益,再而且,他從不會過度越界。

 

--

 



待在孫哲平身邊讓人感到安心,自從那次他載你回宿舍,還跟你叮嚀一些夜衝夜唱別去太多還要看人接受,你都覺得他囉嗦得像個老媽子,但並不讓人感到厭煩,你知道他是為你好。

而且你老覺得,要是你遇到什麼麻煩,他一定會馬上過來幫你。

 

就像他以前說過的一樣。

 

那時候他還在百花,是百花的狂劍孫哲平,一次你在學校被人欺負了,他二話不說隔天就帶著兩三個和他一樣高大的人堵在你校門口接你放學。

那時他算是你們一帶小有名氣的人,有些人一眼就認出了他,有些人則因為如此陣仗而盯著你們這邊看,你矮了他一顆頭,站在他面前一副困擾的樣子,雖然你在心中非常開心又有些擔心地想著還在後頭的那些欺負你的人。

 

「欺負妳的混蛋在哪?」

 

你沉默地盯著他看,不想讓他惹上什麼麻煩又不想對他說謊。

 

「...大孫,我們回家。」

 

你低下頭拉了下他的左手。

 

似是看出你的為難,孫哲平用他的手揉了揉你的頭,終於妥協的拉著你的手腕走上回去的路。

 

「要是你委屈了難受了,就隨時來依靠我。」

 

在路上他這麼說。

 

--

 

這個假日,外宿的朋友要回趟家裡讓你照看下房子,你手上拿了他的鑰匙,其實也沒有什麼去幫他整理的想法,但你還是在某個晚上突然腦抽跑去他家才想起他不在的事情,外頭天色也不早,你想著乾脆再窩一會再回宿舍,於是你睡了一覺,一覺醒來已近深夜。

 

還沒睡醒的你接到朋友的電話,內容就是詢問你人在哪裡以及要你記得快回宿舍夜晚路上小心之類的,腦袋還迷迷糊糊著,你一邊刷著未接來電就看見了孫哲平,一時就回答了他的名字。

 

「大孫會陪我!」

 

被朋友掛斷電話了。

 

硬著頭皮,你往那個未接來電的孫哲平撥打了出去。

 

「喂?」

 

還很清醒的聲音,看來是還沒睡。

你是不喜歡麻煩別人的,但不知不覺你就會把你所想的事情告訴他,比如現在不敢一個人走回宿舍。

 

「你等我。」

 

掛斷電話之後你打了個哈欠,靠在枕頭上不知不覺又睡著了,後來又被孫哲平的電話叫醒。

 

「我在樓下。」

 

收拾之後下樓看見的是一襲休閒裝扮的他,頭上還帶點薄汗,身邊沒有任何交通工具,似乎是就這麼走著來的。

 

「走吧。」

「恩。」

 

一路上你們又開始閒話家常,包刮他把車停在你宿舍附近的停車場用走的過來,還有他本來打電話給你要帶你跑山來著,他走在你後頭,不遠不近的距離。

你是比較脫線的那種人,所以以為夜半的路上不會有什麼車就沒多看,就在你差點被呼嘯而來的車撞上時被拉住了手腕,扯到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小心點啊!」

 

他不放開你。

孫哲平抱著你,靠在他胸膛上能感覺到他的心跳很強,像是生命在吶喊,夜半的路上沒有什麼路人,寂靜的讓你能聽見他的聲音。

 

只有我能保護你。

別老讓我操心。

 

他這麼說。

 

--

 

孫哲平是個好男人,這點你早就知道了。

 

不過你不知道為什麼你會腦子一熱就週末夜跑來他家裡,就各種方面而言都違反了孫哲平要你晚上別亂跑的叮嚀,現在你看著他家電視,整個人癱在他地毯上放的懶骨頭上,宿舍沒有這麼大的空間讓你這邊廢廢那邊宅宅的,也許這就是你跑來的原因。

 

孫哲平現在在洗澡。

 

你沒有什麼想偷窺的意思,就像條鹹魚一樣攤在懶骨頭上,直到他光著上半身披著條浴巾從浴室走出來,身上還冒著熱氣,還透著點粉紅色,有在鍛鍊的身材看起來各種賞心悅目,然後在你欣賞之後發現他左手的繃帶因為洗澡而拆了下來。

 

「呼叫大孫,我幫你綁繃帶吧?」

「喔。」

 

於是他就著光上身的樣子拎著繃帶坐到你身邊,看你廢得跟鹹魚沒兩樣的坐姿,伸手把你拎了起來坐直。

坐直到他懷裡。

 

「孫大大,我想綁個繃帶不用這種姿勢。」

「我就想怎麼了。」

 

你在內心嘆了口氣,抓起他舉在你眼前的左手做起了手操。

 

孫哲平整個人貼在你背上,沐浴乳的香氣和他的氣味縈繞在你鼻尖,剩下的右手從後環著你的腰,明明身高只是差了一個頭再多一些,你卻完全像個小動物一樣被他圈在懷裡。

 

「欸大孫,跟我告白就讓你抱。」

 

「我不覺得事實有什麼好說的。」

「還是你只是想聽的話我也可以試試,全世界只有我能這麼保護你,只有我能這樣抱你,從以前就是這樣了,你還想聽什麼?」

 

「噢、我喜歡你。」

 

 


评论(9)
热度(88)

© Naninani(不限期休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