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就在此刻說出那句話。(黃少天x你)

文字的魔力,就在一瞬間裡形成。

文字形成話語,話語造成影響。

但如果文字始終是文字,也帶著魔力,甚至造成影響。

你是個小說家,不擅長跟人交際的個性讓你幾乎足不出戶,就算出門也不怎麼會跟人交談。

除了你家隔壁新搬來的故人。

--

故人一搬來就挨家挨戶的打招呼,到你家門口把你叮咚了出來之後才發現你和他是失聯已久現在才重逢的故人。

跟記憶中一樣,話非常的多。

他曾經是你小說的素材,他常常拉著你就開啟他的話匣子,雖然一直講,但幾乎每句都很有重點很有意思…很有魔力。

身為一個文字工作者,他的嘴是件寶物。

黃少天啊。

--

他並不常回家,多半時間住在選手的宿舍,是那天他拉著你在門口聊上二十分鐘裡所說的一件事。

或許別人來說有點像是解脫了,但你腦袋一熱,把你的電話給了黃少天。

還要他不時打個電話說話。

你不是很喜歡說話,但意外的很愛聽人說話。

就是他,黃少天。

--

他還真的打電話給你了。

內容是告訴你他把鑰匙藏在哪裡要你開門進去拿東西給他送去俱樂部。

身為一個尼特,你掛掉了電話。

不一會電話又響起。

掛掉、響起、掛掉、響起…。

「嗯。」

從門前燈裡拿出他的備用鑰匙,開門。

戴上帽子拿上雨傘戴上口罩,出門。

--

距離你上一次出門已經距離挺久,周邊新開了店也少了點東西,比如電線桿向左移了兩公分、路邊野草在這段時間被除了兩次後又長出來、超市重新粉刷過把牆上的斑駁除去…。

好熱,好想回家。

藍雨俱樂部其實沒有相差很遠,就十分鐘左右的路程。

然而對你來說像是永遠走不完,
盛夏燥熱的空氣、空氣中鼓動的蟬鳴…,
你不斷把感官的景象在腦中轉化為文字。

話語因文字而偉大。

--

最後你就很隨便的把東西塞給門衛之後回家了。

--

最近新寫了一個故事,男主是個話嘮,不過就像黃少天一樣講話挺有重點,就像黃少天一樣。

其實你不過就是把他跟你說過的一堆話加上一點故事情節之後寫出來罷了。

聽他形容藍藍的天,聽他抱怨好友的嘲諷。

偶爾接到他的電話還是很讓人開心的,雖然你和他一通電話裡不會超過十個字。

黃少天老說你就像那個什麼周澤楷一樣。

--

事實上你除了寫故事之外,關於溝通啊對話啊需要讓文字轉換成話語出口的事情一竅不通。

從小就生存在每個人要你安靜的環境裡,自然而然的,你發現自己不會說話。

知道怎麼想,卻不知道怎麼說。

你就是在那個年紀認識黃少天的。
他像道陽光照進你的生命裡,伴隨著蟲鳴鳥叫甚至是挖土機鑿開屋頂的聲音,就像原本靜了音的電視突然被調整到最大聲,你的世界,多了聲音。

--

第一次見到黃少天,他只是看著你不斷動著嘴也沒說出什麼,而後他又繞到你旁邊才小聲的說了幾句自我介紹。

明明嘴張那麼大聲音卻那麼小。

隨著年齡增長,某天你從醫院醒來,黃少天說話的音調突然變得好大聲,你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大的聲音。

但同時,世界也變得吵雜了。

至少,還有黃少天。

--

那時候你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待在醫院那麼久,只是在冷氣房內和黃少天度過了一個夏天,每天聽他說話,實際說什麼你也忘了,但他就是一直在說。

每當他停下來的時候你總是會從櫃子上接杯水給他,然後等待下一波的話出頭。

你幾乎不會回應他,只在他拋出問句的時候回應幾個音節,事實上你在腦中已經譜出好幾種回應,卻一個也沒有用,因為話到嘴邊,吐不出來。

然而這樣你還是長大了,幾年前黃少天一家突然搬家,然後從此就沒有消息,你沒有留下他的聯絡方法,剛好父母也沒有。

--

又往鍵盤上敲下一行字,你起身去接了杯水,連結著黃少天家的牆壁傳來敲打的聲音。

噢,今天在家。

你靠在牆上喝著手上的水,聽著牆的一邊傳來敲打聲、感受水泥隔著油漆傳來的震動,黃少天雖然話多,但他不會自言自語,一個人的時候他很安靜,根本看不出他其實是個話嘮。

距離你上一次出門,日曆又撕下了一頁。

--

黃少天跑來你家了。

你聽見門鈴聲前去應門,隨後黃少天很自然的邊說話邊走進來,在沙發上坐下了。

何等自然當自己家的人。

「只有,水。」

在他嘴上稍微停下時你插了話,並遞給他一杯溫水。

黃少天知道你有多不愛說話,大概卻不知道你有多不會說話。

他這個人思考就是直接,正好和你相反,他有說不完的話,你有想不完的詞。

又是一個跟黃少天一起的下午。

--

不知不覺你又習慣有他的生活,偶爾週末會有人按響你的門鈴、偶爾電話響起又是一個靈感泉源的到來,連讀者都發覺你最近特能寫。

老是有讀者討論男女主角會不會有結果,但誰知道呢,故事沒有到結局之前都充滿變數,就算一句話,甚至一個字,都會有所改變。

這就是文字的魔力。

--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黃少天講話實在很小聲,你沒聽清卻難得的要他再說一次,只依稀記得似乎是幾個字,你還在迷茫,他卻紅著臉跑回了家。

也許有空再問問他吧。

黃少天又跑來你這裡蹭飯了。

--

最近可以從黃少天的嘴裡聽出正在打的比賽,似乎有個老友退了役又回來,還得了冠軍…。

雖然跟他不是同隊的,他卻很開心。

笑得燦爛的嘴角、泛起淡紅的臉頰,就像太陽一樣閃耀你的世界,你跟著勾起嘴角,他卻突然停下嘴上的話,就看著你。

「…?」
「你啊,真可愛啊!」

他的臉頰紅通通的,讓你想起了那個年紀的你們。

「真可愛啊!」

這次他沒有逃走。

--

他要去國外比賽了。

文字是有魔力的,話語是更有魔力的。

「一帆風順,榮耀。」

第一屆世界榮耀邀請賽,中國隊,冠軍。

--

話語是有魔力的。

「你,真的好可愛啊。」

在鍵盤上敲下最後一個句點,全文完。

评论(2)
热度(32)
  1. 暮雨客散_子棠Naninani(不限期休息) 转载了此文字

© Naninani(不限期休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