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我的世界是你的名字。(張佳樂x你)

明明你對榮耀一點興趣也沒有,卻在那時候從電視的轉播上看到他之後被深深的吸引。

張佳樂的笑容就像謬思的光芒照進你的世界,你無法克制的在畫布上描繪著他的容貌。

後來你發現他就住在離你家不遠的小區裡,而且你們還是初中的學長學妹,再而且,你還跟他搭過不少次話。

只是他那時候還沒有把頭髮留長,也還只是純黑髮,所以你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他並沒有認出他來。

--

身為一個小畫家,你每天會花上幾個小時坐在畫布前面或是到各處尋找靈感,而現在你最常就是帶著素描本,到百花俱樂部周邊的公園寫生。

並不是想要巧遇張佳樂什麼的,只是覺得自己越靠近他就會越有靈感。

因為他可是謬思啊。

--

久久打開一次通訊軟體,突然發現在聯絡人中有個張佳樂,也不知道是初中的什麼時候加的,點進去也沒有什麼訊息記錄,連名字都是你備註上去的,帳號的名字叫百花繚亂。

大概八九成是本人吧。

不知道哪條神經接錯的,你傳送了一則訊息過去,幾秒後覺得不妥,按下了收回。

你:晚安,謬思。

你 收回一則訊息。

--

最近榮耀聯盟似乎正激烈的打著比賽,你並不關心比賽,卻停留在電視裡每個百花的畫面中。

如畫一般的他。

回憶起初中時和他的對話,聊過未來、聊過夢想,就是沒有聊過走散,那時候大概和他算是朋友的關係。

--

夏日的午後,你去了遠一些的超市特賣,就正好看見了他站在飲料冰櫃前猶豫不決,他做了偽裝,但是在你眼裡他像是發著光。

他正在看著買一送一的飲料,目光在左邊右邊的口味間來回,貌似是在糾結哪一種才好。

「請問…?」

你想要拿在下方的礦泉水,而他正好就擋在那裡。

「啊、抱歉。」

張佳樂一下就意會到擋住了你的動線,站到一邊去讓出空間,而自己繼續糾結。

「不介意的話需不需要合買呢?」

說著你拿起了其中一種口味的兩瓶,看他一直糾結下去可能會糾結到隔天吧。

他的臉色有點奇怪,摸了摸自己的鴨舌帽檢查偽裝是不是哪裡不完善,發現你一副不怎麼激動的樣子,才和你拿了另一種的口味。

「謝謝你啊,兩種都想喝沒辦法抉擇呢!」
「不用謝,一次買四瓶也不方便啊。」

「那個…你是不是xx?」
「…是啊。」
「我就覺得你眼熟!我是你學長啊記得嗎?」

在沒有什麼人煙的路上他拿下帽子跟你認親,帶著幾顆汗珠的髮絲說明了他直到剛才有多辛苦。

「…記得。」
「我還怕你不認得我,我畢業之後就沒聯絡過了吧?」
「…好像是吧…。」

你的記憶有一層奇怪的斷層,就是不記得關於張佳樂畢業之後你的三年級生活,還記得書裡的知識,卻忘了你的校園生活,也忘了為什麼走上藝術的路。

「對了你現在玩榮耀不?上學那會我也問過你的那個。」
「…不玩,不過我知道你,百花戰隊。」
「噢,看來我也是很有名的啊!」

這樣的張佳樂有點不真實,但他的反應就像是你們本就該如此親暱的聊天。

那後來他陪你走回了家,又在你家坐了一下午跟你說了好多話。
戰隊的、榮耀的,近況的、未來的。

「對了不然這樣吧!等我下賽季拿冠軍你就畫幅百花給我怎麼樣?」
「…好啊,一定讓你滿意。」

--

從那之後你每天都會畫一朵花,一種一朵,但是在第一百朵畫完時,張佳樂打來了電話,告訴你他們被淘汰了。

然而你沒有改變什麼,依然一筆一劃的把前一百天畫下那些花的素描勾勒上畫布。

一天一個部分,讓畫慢慢的完成。

--

「我要退役了。」

那天張佳樂來到你家門口,就算他在落寞下顯得狼狽,在你眼裡也充滿了光,就如一幅藝術品。

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你讓他留在你的家裡又是一個下午過去。

他什麼都沒說的坐在沙發上,而你只是靜靜的坐在他的對面,一筆一筆畫出他的輪廓。

想起了初中那時候,他在圖書館問你將來的夢想。
不記得自己回答什麼了。

天色漸漸暗下來,你看著在沙發上已經睡著的張佳樂,給他披上一件薄被之後去準備二人份的晚餐。

我在夢中哭泣。
醒來後他這麼告訴你。

「你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你坐到他的身邊開口問。

他似乎被你的問題梗住了,看著你張了口又說不出什麼。

「有榮耀吧。」
「還有戰隊,跟一百種花。」

你就這樣自顧自的說著。

「到哪都有一百種花可以數,但是張佳樂只有一個。」

--

經由電視你才知道他去了霸圖,為了冠軍。

那幅百花圖你錶了框,一直放在你工作室的角落,就像那些等著客戶認領的畫作一樣。

你久違的又打開社群軟體,發現張佳樂給你留了言。

我要去霸圖了。

訊息一個個排下來。

霸圖的隊長長得有點兇。今天數到四種花。

霸圖的食堂沒有百花好吃。數到第七種。

可能他真的想要數完一百種花吧,偶爾短短的訊息裡一定會附上一百種花的進度。

最後一則訊息是四十七種花,一段時間沒有傳過訊息了。

張佳樂:今天比賽贏了。今天數到第六十種。

--

又在電視裡看到霸圖的消息,激戰之後還是輸了。

張佳樂今年夏休期沒有回家,裡所當然你就見不到他,花只數到九十九就沒有繼續下去了。

其實你的生活很封閉,沒有什麼朋友,也沒有什麼刷微博刷訊息,唯一有的就是藝術,你的世界就是你的藝術。

再一次看到張佳樂的消息是國家代表,你替他高興,難得的畫了幅人像,穿著國家隊服的他。

--

想知道他的消息。
想看看他的訊息。

張佳樂:蘇黎世也有一百種的花,今天就數了十種。

一百種的花又從一開始了。

--

十五種、二十三種、三十七種、五十三種…。

花的數量隨著訊息慢慢增加。

你開始有點想念你的謬思。

--

國家隊奪冠那天,你坐在畫布前卻無法動筆,臉上難得長久掛著笑,最後只拿起畫筆,寫下了榮耀兩個字。

張佳樂:你有沒有看到冠軍!!!今天有九十九種了哦!

今天的訊息以他對冠軍的喜悅來說稍嫌短,你拍下那幅榮耀傳給他。

回到工作室,把那幅百花圖擺了出來,仔細的擦拭過,等待他主人的到來。

--

「你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張佳樂這麼問你。

「我的世界很美,因為他的名字是張佳樂。」

「第一百種花,找到了。」

相視而笑。

———

你不知道的是,在你第一次發訊息給他時張佳樂正好看見了你的訊息。

你不知道的是,張佳樂在空間的說說上打了一樣的話,「晚安,謬思。」

你不知道的是,他一直想要傳訊息給你卻不知道怎麼開始。

你不知道的是,他從初中一直喜歡你。

你不知道的是,你也是。

現在知道了。

评论(9)
热度(61)

© Naninani(不限期休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