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同學同學STOP!!(盧瀚文x你)

BGM:汪蘇瀧 - 有點甜

建議搭配BGM ouo


打從你進入高中以來就和盧瀚文同班。

他是班上的開心果,永遠最鬧騰的那個,還是你的同桌,入學多久就同桌多久。


其實他就偶爾煩了點,挺會求人借筆記的,就算你已經幾乎被他每天一求,看到他那個像是天然而成的大眼睛還是無法克制的交出你剛做完的筆記。


平常上課要是他坐不住了就想找你聊天,而你是有一點點不認真向學的學生,隨手抽了紙和他玩起了賓果。


那次主任剛好來巡堂,見你們兩個玩得很歡,把你們兩個叫起來去教室後面罰站。


「報告主任是我強逼她玩的!」


盧瀚文擋在你面前,一副英雄救美的姿態。


前面說過了,盧瀚文是個很好的同桌,

於是你果斷放生他讓他一個人站去。


而下課之後他裝作很痛心的樣子向你討安慰。


「你看看我英雄救美要不要感謝一下?」

「筆記拿去,平身。」


不然你為什麼要留在座位上?


--


下課的時候他去福利社會帶瓶可樂給你,冬天氣溫低的時候會有熱可可,同學甚至都覺得你們倆是班對,但只有你知道,那是盧瀚文同學借筆記的一個方法而已。


看著同一份筆記讓你們的課業維持在差不多的水準,雖然偶爾你的筆記上出現漏洞都是他在抄寫的過程中發現的,那時候你都會覺得是不是根本他就不需要你的筆記。


音樂課的時候老師要你們找搭檔合唱首歌來考試,班上女生比男生少了點,女孩子小團體多,自體消化之後只剩下幾個人,包刮你在內,本來盧瀚文還懶懶窩在座位上,見你坐回位置一下振奮起精神。


「看你這樣子沒組對吧!跟我一組吧!」


似乎看見了他背後搖晃的尾巴。


--


其實你在學校表演上算個紅人,只是因為你每次都是不同的面貌上臺,就連班上同學都不一定知道那個是你,只知道這次上臺的又是那個同學。


你的社團是漫研,而你是個coser,社長看過你的照片之後非常裡所當然的讓你坐上了公關長的職位,對此你本人一開始真的是拒絕的,但社長說可以不公開你的名字,只公開cn,你才勉強的答應下來。


所以社團每個人一被問起你的事情都像是立了死誓一樣把嘴閉得緊緊的。


但是你就真的對盧瀚文無法了,他某個下課換教室的時候偷偷摸摸的和你走在最旁邊,偷偷問你關於上次表演的時候那個主角,你本來想隨便蒙混過去的,然而他那個認真又天真的眼神還是打敗你了,當然還有他說的那些崇拜啊羨慕之類的誇獎。


「好吧,是我。」

「欸欸真的假的!!!」

「真的,包刮以往那些,都是我。」


他似乎很震驚的樣子,你想著也許等會全班都知道了,但是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這事成了你們的小秘密。


--


今天還回來的筆記裡夾了張紙,你看著旁邊明顯就不自然的盧瀚文,把紙條夾進筆記裡收了起來,繼續做這節課的筆記。


當然眼角還是在看著他的反應,他有點著急,似乎想跟你說什麼話又不說。


大概是那張紙條上寫了什麼吧。


然而你直到下課也沒有打開紙條,盧瀚文一下課就出教室了,打開紙條,裡頭寫著要你下課後去中庭一趟。


大概這傢伙又想幹什麼。


你在心裡演練了各種狀況,但去到現場只看到他一個人靠在牆上,腳邊還放著小型音箱。


他一看見你來就按下了播放鍵,前奏並不陌生,就是你和他選出來打算拿來考試的那首。


第一句男聲他就唱了起來,被他感染的你接著唱了下去,一句一句,你突然發現歌詞裡還挺符合他對你的方式,夏天的可樂、冬天的可可。


唱到副歌時他對你伸出手,帶著他如往常一樣的那個開朗笑容,鬼使神差之下你和他牽了起來,這裡是學校人煙稀少的地方,不用怕主任或是什麼老師跑來。


用心刻畫最幸福的風格。


最後一個音符消失在空氣中,你發現他一直看著你,你被盯的害羞了起來,發現你倆手還牽著,想抽回手卻被他出口的話打住。


「我喜歡你!」

「我們真的當班對吧!」


說得好像你一定會答應似的…雖然就是那樣。


「記得每天寫一首情歌啊!」

「我當米開朗基羅就好了啦!」


看來你們的緣分還不止同桌啊。


评论
热度(25)

© Naninani(不限期休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