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癡漢日記。(葉修x你)

今天已經是第十二天,從你第一次站在這個地方發現可以由某個角度清楚的觀察到隔壁鄰居一舉一動的那天開始,手邊擺著十一張拍立得,你每天會拍一張照片,就是那鄰居的,加上今天的,十二張。

 

「今天也很帥呢。」

 

筆記本上一天一天的被標記著日期,筆記中寫著幾點幾分作了什麼之後的,當然你只有晚上回到家才這麼做,白天就過著一般常人的”正常”生活,偶爾還打聽打聽那個隔壁鄰居的消息。

 

八點四十三分,起身泡了碗泡麵,依照顏色和大小看來,是最近特價的那個牌子紅燒牛肉味的。常吃泡麵不好啊,有機會做點菜送給他好了。

 

九點整,對電腦的操作激烈了一點,開始搶Boss了。已經連續十二天了,要不也辦個帳號吧。

 

九點十七分,又回到十七分鐘前的慵懶樣子,把泡麵盒拿去丟掉了,手邊有兩個盒子,看來是連中午的一起丟。

 

… …

 

隔壁鄰居有點帥,雖然因為長期熬夜又飲食不良的關係有一些虛胖,臉上常常就掛著一抹笑,尤其是在對著麥克風說話時,那笑容就帶了點嘲諷的樣子,從你這邊聽不見他說話的內容,但是你卻看的見,當他認真的專注於手上操作的時候,那神情有多麼認真,多麼的吸引人。

 

不知不覺你覺得你對於他有些執著了起來,不過你還是老樣子從那個地方看著他,寫著筆記,幻想著哪天和他相遇,只是幻想。

你沒辦法和他相遇、和他搭話,你不敢。怕會讓他發現你每天所做的事,會被當成精神病狂,然後他就會搬走,這樣可不好吧。

 

--

 

工作什麼的,生活什麼的,你不太適合生存在人群之中,你需要一些實體上的東西才能支撐你的身心靈,比如現在,就是你的隔壁鄰居,每天每天只要看到他,被上司罵了、在外頭受傷了,什麼事都不算什麼。

 

是愛吧。你這麼想。

 

--

 

把每天拍下來的照片貼上房間的牆壁,然後關上門,讓這個秘密藏在你的心中。偷窺的地方和放照片的房間不一樣,你看過很多警匪片,通常就是這種地方歹徒都沒有注意到,一直以來收集的東西被拿走可不行,就算是警察。

 

雖然妳在筆記上寫著要和他相遇或是關心他幾句,但你仍然什麼都沒做過,原因一樣,不敢。天生不擅長和人相處的你往往思考的太多,要是真的送了東西該用什麼理由,從來沒有搭過話的鄰居送的東西有沒有人敢碰,諸如此類的。

 

一天一天的越發執著起來。

 

--

 

這天被上司說的一文不值,又接到家人傳來的信息,同樣是些不堪入耳的話,你發著抖蜷縮在那間被貼滿照片的房間裡,看著他的正臉側臉背影,你漸漸放鬆下來,又在房間裡睡了過去。

 

隔日一早,出房,再次鎖上房門。

 

又是那個"正常"世界的居民了。

 

--

 

在小區外的超市遇見了他,站在收銀檯前翻著口袋,似乎是少了幾塊錢的樣子,你也沒多想什麼,走過去直接就掏了他缺的那個數目的錢給收銀員,看著他不解的眼神扯出一個笑容。

 

「真是感謝你啊,少帶了那幾塊錢真是,差點就要把晚餐放回去了。」

「不用謝。」

 

你和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嗓音帶著長年抽菸下來的菸嗓,有點沙啞,帶著低沉的男性魅力,同樣令人著迷。

 

「說實話咱們雖然是鄰居但是沒怎麼說過話啊,半夜出門還會看你門燈亮著。」

「只是不習慣關起來。」

 

「我進去拿錢還你啊,你等著。」

 

站在他的門口,每天回家都會見著的門,每天回家都想打開的門現在正開著,今晚又該在那間房間度過了吧。

 

--

 

如今你想著你是怎麼從原本你家搬到鄰居的家裡來的,電腦桌前的葉修還是那個樣子,除了手邊放的泡麵盒子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裝著開水的保溫瓶,腳上的情侶拖、浴室裡一對的衛浴用品。

「媳婦兒你想啥呢?」

 

「…想你。」


评论(20)
热度(54)

© Naninani(不限期休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