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關於跟你傳紙條的那個同桌-王杰希

整理皮夾時掉出了一張紙條,雖已經有些泛黃了,但一直以來被折的好好地放在皮夾夾層裡,倒也沒怎麼破損。

 

上面也沒寫什麼,就一句歌詞,是高中時候同桌給的最後一張紙條。

 

──

 

高中念的男校,跟同班的一個學霸大小眼當了一整年的同桌,第一次傳給他紙條不過就是借個橡皮,後來他連橡皮一起遞回來的是又一張的紙條,從那開始了兩人的傳紙條生涯。

 

“中午吃什麼?”

“還沒想。”

 

──

 

數學老師上的課一向無趣乏味,從抽屜裏掏了顆薄荷糖含嘴裡,過不久就接到同桌傳來的紙條。

 

“給我一顆。”

 

這人還真沒脾氣啊。

往抽屜又掏了一顆丟過去。

 

──

 

從高中就老犯迷糊,課本什麼的帶回去就沒帶來,當然就很自然地湊同桌那邊去擠一本書了,而且和他湊一塊的時候,他還依然傳著紙條,有時候覺得他是不是上課時間都在跟每個人都傳紙條,後來才發現他的紙條貌似只有傳來這邊。

 

挺好的。

 

不知為什麼這麼想。

 

──

 

那會榮耀剛起步幾年,男校嘛,班上一半以上的人都一起刷本,學霸同桌的操作炫泡到沒有人跟得上他,開了怪就是打,魔道學者掃把一揮飛上天又鑽下地,基本仇恨被他拉著,其他人只負責全力輸出,副本就這樣被一群年少輕狂的漢子蠻幹了過去。

 

就連副本靠蠻幹打不過的時候都靠他指揮,甚至一個晚上推不過本隔天到校大家圍在他桌邊聽他講解看他畫戰略圖,男校就是這樣,沒什麼事是一場競技場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就兩場,還解決不了,就真人pk。

 

學霸不只學霸還很會打遊戲,跟著他有肉吃。

 

──

 

男校其實不像外面傳的不知道女孩子長什麼樣子,附近就有間女子高中,兩校還經常辦聯誼什麼的,但倒是沒聽過學霸參加,而且其實學霸長的真是不錯,雖然是明顯大小眼,但的確是很漂亮的眼睛。

平常在班上就沒怎麼說話,倒是讓我多了不少觀察他的機會。

 

之前看過有女校的人來找他告白,放學時候就一票妹子堵在門口,引的一群人圍觀,中間的長髮妹子一副大姐頭樣,站在二樓倒是聽不見下面的對話,只看到學霸跟人點了個頭講幾句話就這樣走掉了。

 

看起來沒有接受呢。

 

--

 

後來學霸說他被微草戰隊邀請到訓練營,大概是要辦退學,但他還在猶豫,父母那邊也還需要溝通,講到這些事的時候他寫紙條的速度變得快了一點,不難看出他很興奮的樣子,我當然希望他能去追逐自己的夢想,但也沒有做出太多的評語。

 

也許內心深處不希望他走吧。

 

當然最後他還是走了,本來是想無聲無息地辦了手續就走,卻不知道被誰洩了密,硬是幫他辦了個歡送會,幾個人挨著他要了個簽名等著增值,剛成年的、未成年的,關在一個包廂裡喝著酒。

 

王杰希要走了。

以後不能再跟他傳紙條了。

 

我想我是喜歡他的。

 

學霸走了過來,往我手心塞了張紙條,然後就被某人拖著再次回到中心。

一直到散會,都沒有和他再有過交流。

 

--

 

後來他出了道,駕馭王不留行馳騁在賽場上,第五賽季冠軍微草,恰逢畢業,還正好畢業聚餐和微草奪冠慶功去的是同一間酒店。

 

這倒也是在酒店走廊上遇見王杰希之後才知道的。

 

他看著這邊不發一語,短短一年讓他的稜角剛硬了很多,黑眼圈重了,但不變的是眼裡的光彩,想起了那張紙條,一直被夾在皮夾的夾層中保存著,後頭早已寫上了回應的話語,就像一直以來傳的紙條。

 

執起他的手,把紙條塞進他手裡,就像那次他做的一樣。

 

--

 

後來那張紙條輾轉回到我手上,附帶的是一個微草戰隊隊長。

 

玄關傳來門鎖打開的聲音。

 

「學霸大小眼回來啦!」

「嗯,我回來了。」

 



评论
热度(14)

© Naninani(不限期詐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