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這邊是奈奈<3

Q號:2750223774

雨夜歌

 

我打風雨走過,用你的名字號哭。

 

──

 

和他戀愛是個巧合、是個意外,或者能說…是命運的安排。

一個簡單的夜晚,無意開啟的話題,意料之外的衝動,將衝動表達的衝動。

 

他是個溫柔的人。

卻也追隨著衝動。

 

第一次告白並沒有正面回應。

 

──

 

那人是可以的吧。

這麼想著。

 

在壓力及種種因素的壓迫下,憂鬱循著每一個縫隙鑽進身體。

孤獨、躁動,彷彿每一寸神經都緊繃到最極限,只要隨便一個顫抖就能緊張得像是鋼琴落下的弦。

心臟像是被誰狠狠的掐了起來。

 

連呼吸都是禁忌,連自己都不認同自己的存在,忽快忽慢的頻率吶喊著錯誤發生一樣的警報聲。

可以活下去嗎?

 

「可以的。」

他的一切都這麼說著。

 

──

 

警報頻繁響起,黑白與彩色不斷在眼前交替。

他在哪裡?

是不是忘記了他的容貌他的聲音?

 

不能忘的啊、不能忘的啊。

可還是不小心被憂鬱擠出了腦袋呢。

 

手機裡塞滿了他的影子,小小的資料夾裡乘載了他的嗓音。

 

可不夠的啊、不夠的啊。

沒能給予一點點真實呀。

 

今夜的風雨依然喧囂,口罩和兜帽遮蓋了臉上的表情。

 

「沒事的。」

他託付風這麼帶來。

 

──

 

我的世界是你的名字,所以他才如此美麗。

當我在夢中哭泣,我依然會期待醒來時能夠見到你的身影。

 

封閉的門能否被敲響?

 

一磚一瓦砌成的堡壘被他逐磚逐瓦的拆除。

 

請將貴重物品落下自己的印記。

 

不明白自己的形狀,但是清楚他的小橋流水。

封閉的門一直是沒有鎖的。

 

只盼有緣人、只盼有心人。

 

「讓我陪你。」

牽起了他的手。

 

──

 

綿水長流。

警報聲依然不時響起,儘管抓著他的手。

 

是不是根本不該抓著不放?

是不是根本不是屬於自己的?

 

或許緊拽著心臟不放的是自己的反手。

或許點不燃的火柴能夠點燃火堆。

 

不為自己也得為他。

為了表達勇氣而跨出的衝動。

 

笑語如常,嘆無聲響。

今夜小水傾盆,卻有美景無人欣。

 

──

 

屋外傾盆,身居警報大作的房。

聽不清警報的聲響。

 

一顰一語,吹起了溫暖的風。

警報和雨聲隨風而止。

 

房內開起了圓桌會議。

有他的身影存在。

 

完美的詩,完美的人。

 

──

 

五線譜上的雨夜淋濕了音符,休止符指著天空嘲笑。

 

淋濕的衣服終究會乾,響起的警報終究會停。

而存在將會亙古綿長。

 

「沒什麼好怕的。」

他說他會一直存在。

 

像是在雨夜中不曾淋濕的傘,突兀、奇特,卻讓人安心。

溫和的風吹開雨簾,似是春天有晴,夏日有雨,秋季有楓,冬節有柴。

 

──

 

我打江南走過,衣襟沾滿雨露,卻停不下向著你的腳步。

 

曾經想過是不是沒有辦法再依賴著別人,但他的出現改變了這樣的想法,願意再試一次,也許失敗了還會想再試一次,他有這樣的魔力。

 

「我能做到,你也行的。」

胸膛燃燒著溫暖的火焰。

 

我在雨夜裡,看見你的名字。

 

他打開了門,對淋濕的我說,

「我們回家吧。」


评论(3)
热度(3)

© Naninani(不限期詐屍) | Powered by LOFTER